欢迎来到湖南刑事辩护律师网! 我们将为您提供最好的法律解决方案!

更多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 13907420672

  • zwm@tianpinglaw.com

  • 湖南 - 长沙 - 开福区
  • 北京天平(长沙)律师事务所
  • 510410

  • 湖南长沙开福区迎宾路183号海联大厦2楼

您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典型案例>>正文

陈文军职务侵占罪 辩护词

来源:湖南刑事辩护律师网 | 作者:郑维民 | 时间:2018/5/24


北京天平(长沙)律师事务所律师  郑维民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本律师作为被告人陈文军的辩护人,现在根据事实和法律,就本案发回重审查明的事实,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鉴于,本案经历过一审、二审,目前就武陵区检察院常武检刑诉(2014)67号起诉书所指控陈文军犯职务侵占罪的事实,其争议范围仅限定为陈文军对82.8万元债权及途锐汽车处置的罪与非罪问题。本律师的中心辩护意见为:公诉机关指控陈文军犯职务侵占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该指控不能成立,应依法宣告陈文军无罪。

 职务侵占罪,即指公司、企业或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行为。该罪的构成必须同时具备以下几个要件:该罪侵犯的客体是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财产所有权;客观上,表现为行为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占有公司财物;主观上,行为人必须是出于故意,并具有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的目的。纵观本案,并不能证明被告人陈文军的行为符合以上犯罪构成要件

一、关于本案的客体。

陈文军是否侵犯了美景公司的财产所有权?其所侵犯客体的对象是什么?陈文军向美景公司借款购买的途锐车,其所有权到底是美景公司还是属于陈文军个人?犯罪客体是犯罪构成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是本案必须回答的问题。

庭审查明,陈文军购买途锐车的资金,虽为美景公司支付,但陈文军向美景公司财务出具了借条,该借条一直存于美景公司的财务账册中,没有被销毁,陈文军也没有用其他凭证来冲销该借条。在2004年5月至2011年3月,陈文军对美景公司享有6300余万元债权的情况下,陈文军与美景公司互负债务,财务上属于挂账的状态,双方并未最终结算。

设若认定陈文军的车款,系陈文军向美景公司的个人借款,则该途锐车所有权归属陈文军,美景公司不享有途锐车的物权,本案仅存在陈文军与美景公司就双方的账务往来进行结算的问题。陈文军对途锐车的处理,则不会侵害美景公司财产权益,不构成职务侵占罪。

设若认定陈文军购买的途锐车,系美景公司所有,即一审认定的“委托占有”法律关系,则陈文军与美景公司之间的借款法律关系就不成立。若陈文军与美景公司之间的借款不成立,那么,美景公司2010年4月第19#记账凭证,将“其他应收款-陈文军”计入“工程开发成本转入预付款”,且不论是否产生“消除陈文军个人对公司的负债”的法律后果,都不会存在任何违法的问题。本案所争议的焦点,仅局限在陈文军对途锐车的处置,是否构成职务侵占罪的问题。若要厘清这个问题,就须查明陈文军处置途锐车的原因,即:陈文军将该途锐车送个袁新民,是因私的个人行为,还因公的职务行为。袁新民、邓元友、张丽等证人证言、被告人的供述及相关书证均证实,袁新民为美景公司的项目寻找资金,且少给了利息,美景公司获利,损耗了他与陈明安的人情,陈文军将该途锐车送给袁新民,明显是公司应当承担的开发成本。故陈文军处置途锐车的行为,也没有侵犯美景公司的财产所有权。

令人遗憾的是,公诉机关的指控及原一审判决,均混淆了物权和债权的概念,一方面认定陈文军指示调账,消除陈文军个人对公司的负债;另一方面又认定途锐车的所有权归公司,系委托占有。导致对同一问题,采取了双重追诉的标准,即认定该债权和物权均归属美景房产公司,这一认定非常荒谬,致本案矛盾重重,疑窦丛生。仅此,就足以证明公诉机关对陈文军的指控,事实严重不清,证据严重不足。

二、关于本案的主观故意。

陈文军指示调账目的何在?陈文军指示调账的行为,能实现“消除陈文军个人对公司负债”的目标吗?陈文军主观上是否有非法占有之目的,这是本案必须讲清的问题。

1、陈文军指示调账,旨在解决账务规范问题。

证人邓元友在本案二审出庭的证人证言证实:

1)美景房产公司每年审计反映,股东黄玲、陈文军账面反映往来款项的借方余额过大,有抽逃公司注册资本和变相分红的嫌疑,邓元友多次给陈文军讲美景公司审计存在的问题。

2)到了2010年,美景公司聘请了有注册会计师资格的专职人员,监管4个方面的账目和现金往来。邓元友和欧阳清商量后,再次提出调账,陈文军就同意了。

从邓元友的证言可知,调账的目的是解决账务规范问题,并且不是陈文军首先提出的。从调账的财务资料来看,此次调账金额高达13960425元,并非只有82.8万元购车款,该82.8万元借条也一直在财务凭证中,陈文军在同意邓元友提出的调账意见时,也并未特别指示对82.8万元借条进行调账处理。由此可知,陈文军调账,主观上并无消除对美景公司82.8万元购车借款这一债务的目的。

2、陈文军指示调账,能实现“消除陈文军个人对公司负债”的效果吗?

1)从常理上看,陈文军是美景公司的执行董事,大权在握,如果陈文军要实现消除对美景公司82.8万元借款负债,完全可以直接指示邓元友销毁或者隐匿、收回借条,或者随便找几十万元的发票冲销。陈文军在美景公司担任执行董事多年,除2000年因朝阳小区业务报账几万元后,一直没有到美景公司报过账,他也完全有理由报账,而无须大动干戈调账1300余万元,以掩盖82.8万元所借购车款。常识告诉我们,原一审判决认定陈文军指示调账,是为了消除对公司的负债这一事实认定,明显违背常识,非常荒谬。

2)从财务科目讲,美景公司邓元友、欧阳青制作《其他应收款陈文军账户清理调账表》,并按此表将陈文军的82.8万元购车款,在财务上由“应收账款—陈文军”调整为美景公司“工程开发成本转入预付账款”,也无法实现消除陈文军对美景公司的债务。因为:

预付账款属于会计要素中的资产,通俗就是暂存别处的钱,在没有发生交易之前,公司资产并未减少;陈文军将“应收账款—陈文军”82.8万元调整为美景公司“工程开发成本转入预付账款”,仅仅是对会计分录进行调整,而会计分录的作用在于反映公司资金增减动态及资金流向,旨在便于公司管理,它以资金往来凭证为本质依据,据此也并不能产生消除陈文军对美景公司负债的法律效果。

综上,公诉机关就陈文军通过指示调账来消除其对美景公司的个人负债的指控,明显不能成立。

三、关于犯罪的客观方面。

陈文军有哪些利用职务便利,占有美景公司财产的行为?陈文军将途锐车送给袁新民,是否为非法处置美景公司的财产?这是公诉机关指控职务侵占罪无法回避的犯罪客观方面。

1、陈文军指示调账,无法实现非法占有美景公司财物的目的,根据“主客观相统一”原理,故该调账行为,不能认定为侵占美景公司82.8万元债权的问题。并且,在认定途锐车系陈文军委托占有后,陈文军与美景公司的借条,仅证明公司资金去向,根本不构成债的法律关系,该调账行为,均不成立非法占有之目的。

2、陈文军将途锐车送给袁新民,是美景公司开发中应当支付的经营成本,不属于非法处置资产,故不应认定为侵占行为。

1)陈文军的银行账户,实际为美景公司使用的现金账户。

证人张丽的证言证实,陈文军在建设银行的2个账户,即3000109980110280716、4340623000098988实际为美景公司现金账户,陈文军个人没有使用该账户,美景公司给陈明安还款500万元及支付50万元利息,都是走的尾号为8988账户。证人邓元友也证实,美景公司使用陈文军银行卡走账的原因,是因为美景公司银行贷款没有及时偿还,冻结了账户,陈文军的银行卡交由出纳保管。由此证实,湖南省天平司法鉴定所湘天正鉴字(2015)第004号司法鉴定报告“美景公司与陈明安无往来关系、没有发现美景公司直接付款给陈明安的记录”之结论,严重背离客观事实,不能作为鉴定的依据。

2)袁新民出面帮忙,找陈明安借钱给美景公司的事实清楚。

陈明安借款入账凭证、利息审批单、给陈明安还款凭证、银行流水等书证,证人袁新民、张丽、邓元友的证人证言及被告人的供述等诸多证据证实,2008年8月5日,陈文军因美景公司项目缺资金,找袁新民帮忙搞钱,袁新民找到陈明安,给美景公司借款500万元,月息5分,期限三个月。后因美景公司资金困难,袁新民出面给陈明安作工作,宽限了6、7个月,最后美景公司除偿还500万元本金外,仅还50万元利息。

3)陈文军将途锐车送给袁新民,是美景公司得利后付出的对价补偿,是应该承担的经营成本。

在美景公司陷入资金困境后,袁新民应陈文军请求,出面为美景公司引资,解决了美景公司的燃眉之急;在美景公司违约后又找陈明安帮美景公司说情,宽限了还款期限;在还款的时候,因袁新民做工作,仅支付利息50万元,减少利息近百万元。为此,消耗了袁新民对陈明安的人情。陈文军将途锐车送给袁新民,是美景公司在获利后对袁新民的对价补偿,是美景公司应当承担的经营成本,故不存在非法处置途锐车的问题。

综上所述,陈文军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之目的,客观方面也没有实施非法占有行为,陈文军的行为,也没有侵犯美景公司的财产所有权,故陈文军不构成职务侵占罪,依法应宣告其无罪。

以上辩护意见,请予以重视

 

 

                            辩护人:郑维民

                           2016年05月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