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郑维民律师! 我们将为您提供最好的法律解决方案!

更多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 13907420672

  • zwm@tianpinglaw.com

  • 湖南 - 长沙 - 开福区
  • 北京天平(长沙)律师事务所
  • 510410

  • 湖南长沙开福区迎宾路183号海联大厦2楼

您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典型案例>>正文

关于对寻衅滋事犯罪嫌疑人李某刚不予批捕的 律 师 建 议 书

来源:郑维民律师 | 作者:郑维民 | 时间:2021/3/17

北京天平(长沙)律师事务所律师 郑维民

 

澧县人民检察院:

北京天平(长沙)律师事务所受寻衅滋事犯罪嫌疑人李某刚家属的委托,指派郑维民律师担任其侦查阶段的辩护人,现根据会见李某刚了解的情况,认为李某刚所涉寻衅滋事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定性不准,且超过追诉时效,应不予批捕。

犯罪嫌疑人李某刚2004年担任大堰垱镇星星村支部书记,2007年当选澧县人大代表,2012年起连续两届当选为常德市人大代表。澧县华普发电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李某刚及妻子孙某丽持股100%),法定代表人,迁安平刚物流有限实际控制人(李某刚持股95%)。

据了解:李某刚担任村支书15年来,能团结村委一班人,励精图治,将一个落后乱村,治理成“明星村”。拒不完全统计,李某刚帮扶村民捐款近20万元,被澧县评为“红旗支部书记”,常德日报乡村栏目曾以《星星之变》为题,对李某刚的优秀事迹予以客观报道。

由于李某刚工作敢于碰硬,得罪不少人,被村民张某国(曾被判刑5年)等人一直诬告。李某刚先后于2006年被澧县纪委调查,2008年被澧县检察院调查,2013年被县纪委调查,2017年被举报贿选被调查。最后调查结论均证伪。

2018年5月,大堰垱镇毛某国等人涉嫌寻衅滋事恶势力团伙犯罪被立案侦查。2019年3月30日,李某刚应澧县人大要求,辞去常德市人大代表职务。当日,李某刚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现羁押于临澧县看守所。

 

 一、公安机关指控:2010年腊月,李某刚邀约毛某国前往花圃电站,将反映补偿诉求的村民打伤。

真实情况是:某刚投资的花圃电站场地,是向花圃村租赁的河滩,租期50年,每亩租金500元。后个别村民违背合同,要求涨租金,遭到李某刚拒绝。2010年2月11日28日,李某刚在澧县金罗镇结账,其胞兄李世波致电称花圃电站大门被村民锁住并被围困。打电话到派出所,因近春节,只有一人值班,无人出警。寻求花圃村支书帮忙未果。李某刚即给其胞弟李打电话,要他过去看看。李到现场后见花圃村人多势众,就给毛某国打了电话,毛某国带人赶走了围困电站的村民,在冲突中致3名村民轻微伤,后经过派出所处理,并赔偿了医疗费。

本辩护人认为:该事件不构成寻衅滋事罪。

1、本案事出有因,且所谓的“被害人”有重大过错。

某刚投资的电站,是向花圃村委会租赁的河滩,根据合同相对性原理,村民无权个人向李某刚主张租金涨跌。这些所谓的“被害人”,在临近春节时锁住电站大门,围困电站职工,是典型的违法行为,属于无事生非性的寻衅滋事。

2、李某刚要李请毛某国帮忙解困,实属情非得已。

某刚投资的电站被所谓的“被害人”围困后,报警无法解决,向花圃村支部书记求助无果。在这种依靠公权不得的情况下,只有自力救济,请胞弟李叫毛某国来帮忙解除围困,导致双方发生冲突,实属于情非得已。

3、本案明显定性错误,且未达到应追究刑事责任的危害结果。

对冲突的发生,被害人有重大过错,且后果仅为轻微伤。当时已通过派出所已经依法处理,并达成赔偿协议,没有产生追究刑事责任应达到的法律后果。

即便李某刚要其胞弟李叫毛某国帮忙解困有错,因发生冲突的双方对象特定,且事出有因,也不应定性为寻衅滋事。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应定性为故意伤害。因故意伤害必须达到轻伤才能立案,且该案发生已经8年,早已超过追诉时效。该案各方当事人已经达成和解并谅解,社会危害性小,故不应追究刑事责任。

4、本案已过追诉时效。

根据《刑法》第87条规定,本案发生于2010年,至今已9年,已经超过追诉期,不应再追究刑事责任,同时,根据两高两部《关于办理恶势力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第9条规定,不符合法定责任情形,不得追究法律责任。

二、公安机关指控:2010年9月,李某刚邀请毛某国带人去甘溪岩厂附近给皮世林矿山开工助威。

真实情况是:某刚胞弟李有心参与甘溪岩厂承包,2010年9月,李获悉岩厂开工,可能有阻工现象,遂叫上了毛某国带人给皮世林帮忙,如果有人闹事,就扭送派出所。毛某国到甘溪岩厂后,见已有制止阻工闹事的人,就离开了现场,没有发生任何冲突。公安机关指控的所谓王换成等人将群众打成轻微伤,与李叫毛某国到现场没有因果关系。

本辩护人认为,该事件没有产生刑事违法性后果,早已过追诉时效,依法不应追究刑事责任,且证明李某刚与该事件有关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1、指控李某刚要毛某国到甘溪岩厂给皮世林帮忙的事实错误。

要毛某国到甘溪去的,是李某刚胞弟李,李某刚并未请毛某国

2、毛某国到达现场后并未有任何行为,没有产生寻衅滋事的危害后果。

某国受李邀请到甘溪岩厂帮忙,到现场后并未下车,没有实施任何危害行为,不具有刑事违法性。而寻衅滋事罪追究刑事责任,必须以达到“情节恶劣”为前提。另一股势力王换成造成的伤害后果,与毛某国是否到达现场没有因果关系。据此不应认定为寻衅滋事罪。

3、本案已过追诉时效。

寻衅滋事罪之追诉时效为5年,该案至今已达9年有余,依法也不应启动刑事程序。

 

三、公安机关指控:李某刚假借毛某国名义购买玉兴村100亩含膨润土的山地,村民张某国擅自以自留山名义开采矿山,李某刚得知后指使毛某国去查看情况,并与张某国谈判,唆使毛某国将张某国打成轻微伤。

真实情况是:原玉兴村100亩富含膨润土的山地,于2003年即李某刚担任村支书之前,以消资抵债方式抵偿给了宋某云、周某银2006年该山地转包给了毛某国、黄某明,对此有经过大堰垱镇政府同意转让的签章手续。

2017年7月,张某国给李某刚打电话,称毛某国因其挖自留山要打他,要村委出面协调。李某刚即带村主任黄某香、治安主任许某均、民兵营长张亚运前往大堰垱一个茶楼协调。当时协调意见是:以权属证明确权,不许擅自开挖矿山,不许发生打架斗殴现象。因村部开会,李某刚等人离开茶楼开会未完,张某国就跑到村部对李某刚破口大骂,称是李某刚指使毛某国打他,并为此一直告状。

本辩护人认为:指控李某刚涉嫌寻衅滋事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1、该膨润土山地属于毛某国、黄某明,指控毛某国为李某刚代持与客观事实不符。

对此,有2003年7月14日裕兴村与宋某秋、周某银所签《承包合同》,以及该承包合同于2006年8月5日经大堰垱镇政府确认同意转让给毛某国、黄某明的签章意见,以及宋某秋某国、黄某明转让承包款2.6万元的事实。相信毛某国、黄某明等人也能如实说清这些事实。

2、张某国违法开采不属于自己的矿山,本身严重违法。

某国擅自开采他人矿山,已经构成严重违法,是过错方。

3、毛某国打伤张某国,是李某刚指使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如前所述,张某国擅自开挖毛某国矿山,双方产生争议,毛某国打伤张某国,纯系激情所为。张某国挖毛某国的矿山,若认定李某刚指使,亦违背常理。

4、毛某国打伤张某国系事出有因,且对象特定,不构成寻衅滋事罪。

某国与张某国在茶楼商谈时发生争吵动手,属于事出有因,且对象特定,不符合寻衅滋事罪的构成要件,应定性为故意伤害罪。张某国受到的伤害属轻微伤,不符合故意伤害罪的立案条件。退一步说,即便公安以寻衅滋事罪定性,根据《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毛某国的该行为,也达不到法律规定的“情节恶劣”的程度,不足以追究李某刚的刑事责任。

 

四、对李某刚不予批捕,能充分体现习主席“保护企业家人身财产安全”的指示精神,更能体现司法的法律效果及社会效果。

2018年11月1日,习总书记在京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调保护企业家人身财产安全,提出六大举措。最高人民法院也出台(2018)1号司法解释,旨在保护企业家。今年3月4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孙谦在“两会”上明确表示:“不要动不动就抓企业老板封企业”。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在今年4月15日在中央党校作专题辅导报告时明确指出:牢固树立可捕可不捕的不捕、疑罪从无等检查观念。

某刚2006年注册湖南华普发电有限公司,由李某刚与其妻子孙某丽持股,该公司注册资本338万元,总装机容量1050KW,年纳税10万元以上。李某刚2014年8月在河北注册迁安平刚物流有限公司,公司注册资本2000万元,李某刚持股95%。该公司2015年获得唐山市中小企业科技证书,是主要从事废物处理和资源再生的科技型企业,能做到废渣废水废气零排放,资源循环利用。该公司现有职工100人,年销售收入6000万元,利税近300万元,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贡献。该公司积极相应国家号召,于2019年3月开始进行整体工艺提高和环保改造,为此向大堰垱信用社贷款900万元,该贷款于今年5月到期。

现李某刚涉嫌寻衅滋事罪被羁押,贷款即将到期,平刚物流公司环保改造已经进入关键期。如对李某刚批捕,将产生更多的不利社会后果,不能体现《刑法》的谦抑性和对社会法益的保护。从李某刚所涉案情及社会危险性看,对李某刚也无羁押之必要性。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逮捕社会危险性条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等相关规定,李某刚也不具有社会的危险性,完全符合不予批捕的条件。对李某刚不予批捕,不仅符合法律的相关规定,更体现了习总书记保护企业家的相关指示精神,更能体现司法的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

综上,澧县公安机关指控李某刚涉嫌寻衅滋事罪,存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定性错误及超过追诉时效问题,依法不应当对李某刚追究刑事责任,故恳请检察院根据本案情况,依法履行侦查监督职责,对李某刚作出不予批捕的决定。

 

                           某刚辩护人:郑维民

                                  2019年5月6日